风之语

世界以痛吻我,要我报之以歌

12月第一天,看漫威人物之一——“叛徒”毒液与它的“寄生体”埃迪的地球历险记~
结论:毒液就是一枚来自外太空的“屌丝”。人生就是一场大型的失败现场~😜😜
事实证明,世界和平与生而有趣都需要屌丝们的存在~😂😂

不管如何忙碌,记得给你的内心留点空间。

生活不易,但却总有些人、有些事会坚持下来。
温暖与情怀,大概就是这么来的。
周末愉快。

金庸:我们之间,不过一个青春的距离

十月大概真的是一个离别的季节。

在这个月里,先是一位朝夕相见的同事猝然逝去,接着是一位曾经的同行前辈黯然离世,然后,在十月的倒数第二天,陪伴着很多人年少时光的金庸先生也飘然远去了……

只是这一次,不知为什么我没有特别悲伤,大概是因为金庸先生带给我的,一向多是快意和释怀(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满满的正能量~),而他此番也是人生圆融,寿终正寝,去往所有人有一天都要奔赴的世界。他和我们之间,没有生死相隔,只不过一个青春的距离而已。

第一次看金庸先生的小说是在毫不“拣嘴”的初中。那时没有网络可以迷恋,课余最大的爱好就是看各种各样的“闲书”。八十年代末期,港台流行文学轰然而至,如果你是一个女生,没读过琼瑶三毛亦舒,那你简直就是时代的弃儿;如果你是一个男生,没读过金庸梁羽生古龙,估计会失去很多谈资和兄弟……虽然父亲的书柜里还有很多未读完的名著经典,但在这样的氛围下,我的书包里也时常出没着这些书藉,并且这些书藉以惊人的速度在同学们之间迅速转移,真正应验了那句“书非借不能读也”。

然后在初二的暑假,一套《射雕英雄传》就“转移”到了我这里。

那是漫长的夏天。因着开学还很遥远,假期作业被彻底丢在一边与我两两相忘。我捧着一套四本的《射雕英雄传》埋头其中,直看到废寝忘食不知今夕何夕……

直到现在我依然清楚地记得那个夏日的黄昏,我窝在自己的小屋里,看郭靖与成吉思汗在一番有关“英雄”的交谈之后,与黄蓉策马离开草原南归时,心中升腾起的那种茫然若失之感:颠沛曲折我陪他们堪堪度过,豪情侠义我和他们一一体会……如今一切仍历历在目,却一朝故事完结人物远去、尘归尘土归土,让一颗沉浸其中无法醒来的心何以安放?于是极其不舍地抱着书从头又翻看一遍,几乎魔障。

也是从这里开始,金庸先生的书,在世界名著的沉郁丰厚和言情小说的青涩浅白间打开了一扇门,让我得以看到另一个精彩的世界。它们从历史中走来(金庸先生的书总是以一个真实的历史时间节点为切入口),却横向剖出了一个全新的空间——所谓江湖,就在这里。

在这里,我们看到了邪恶与善良的交锋,看到了庙堂之高与江湖之远,更看到了快意恩仇与侠之大义……这何尝不是另一层意义上的终极浪漫主义?

后来升入初三,功课日紧,我还是时常从同学那里借来金庸先生的书兴味盎然地读着。他的“十四字对联”作品虽没全部拜读完,却也差不多读得七七八八,我妈看我痴迷这种闲书不知觉醒,一度气到要撕书,还引发了一场母女间“青春期遇上更年期”的战争~~那时我俩谁都没想到:若干年以后,先生的作品正式入选中学的语文教材。当听说这件事时,我想起和我妈之间的那场“战争”,心里莫名好笑,大有武侠小说中“一笑泯恩仇”之感~~我相信,那些属于青春的陪伴,即使在先生故去以后,也依然会像之前的很多年一样,虽不时时记起,却也不会忘记。

写到这里,忽然很想用金庸先生作品中的一首歌,来为他送行: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苍天笑纷纷世上潮 

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江山笑烟雨遥 

涛浪淘尽红尘俗世几多娇 

清风笑竟若寂寥 

豪情还剩了一襟晚照…… 


 

秋天的情书

这如假包换
绝非PS的天空
是秋天寄来的情书

我读它
以海子 
以顾城
以每一颗
澄澈透明的诗心

天空温柔
只湛蓝着无声的双眸
许我一季
长乐无忧

“人活一世,总有惘局,但只要不自己作践自己,怎会不能好好地过下去。”

兰若生春夏,
芊蔚何青青。
幽独空林色,
朱蕤冒紫茎。

黄昏的鸟群
被夕阳打湿了翅膀
无法振翅翱翔
只能保持一个
仰望的姿势
抒写对天空的  眷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