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之语

世界以痛吻我,要我报之以歌

黄昏的鸟群
被夕阳打湿了翅膀
无法振翅翱翔
只能保持一个
仰望的姿势
抒写对天空的  眷恋

夏至荷花开一塘
半是浓妆半淡妆

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
——尼采

当人们赞美我多言的缺点,却责备我沉默的美德时,我的孤寂感便产生了。——纪伯伦

夏日午后,总让人觉得时光漫长,读一段#朱生豪情书# ,惟愿世界也将一同老去的十岁、二十岁、三十岁……你都能与那个“醒来觉得甚是爱你”的人,共同度过。 ​​​

取次花丛懒回顾
半缘修道半缘君

立夏逢周末,参加了一个书友会,室中琴音诵读热闹新鲜,却觉得少了些读书人和读书该有的沉静。反而是请来的作家先生,在芸芸众生里有着一点静静倾听的姿态。不过这世上本就多的是各种各样表达的声音,却鲜少有愿意倾听的耳朵。

因为大部分书友此前并没有什么交集,微信上有来往的除了个别几人外,其他大部分平时很少提到书,晒秀的都是自拍旅游玩乐……所以看到大家此时忽然一幅“勇往直前”急于在作家面前表达自己的模样,着实产生了些以文化附庸风雅的感觉。——不过附庸风雅好像从来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感叹。

文化是精神脊梁。如果连脊梁上都雕满了浮华的装饰,该如何相信它的坚强?

许愿牌下的猫。
也许对于它来说,我们只不过是掠过胡须的一阵风。

青苔。
大概相当于生长在淡水中的海苔?头发丝一样的水生植物,绿色,看上去似乎难以引起食欲,但经淘洗干净后晒干,高温烤至酥脆,再舂成粉末,用糯米饭沾着吃简直人间美味。